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莱的博客

雪来了、冬天到了,那么春天还会遥远吗?

 
 
 

日志

 
 
关于我

老男人这厢有礼了。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西北五省游记》之二·夜宿贾登峪  

2017-07-05 18:2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夜车轮滚,天亮到北屯;换乘大巴车,窗外好景色。”
    从乌鲁木齐上专列开行一夜,基本上没有停车,停车的时候就到达了北疆的最北部,安排两天的旅游就是一个景点——喀纳斯湖。前辈的旅行家称这里是中国的瑞士,一点也不过分!碧绿的草原,苍翠的林木;到处是潺潺溪水,满眼的骆驼牛羊、还有奔腾的马群,是放牧还是野生的实在难分。偶尔能看到骑着摩托车的牧马人。高山低谷、满目葱茏,那么蓝滴天,这么白的云,真养眼!比起吐鲁番、达坂城那些风吹石头跑的荒漠沙丘来说,那里苍凉,这边就像是画卷。老年团一改“上车睡觉,下车撒尿;景点一到就拍照,一经问起、啥也不知道!”哈哈,今天可兴了奋了,隔着车窗、上边、下边、左边右边不停滴拍呀,照呀,喊呀叫呀。怎一个‘闹腾’了得。远处白头的阿勒泰山越来越近,那山上融化的雪水汇成了喀纳斯湖水,湖水溢满下泄也就形成了喀纳斯河水,喀纳斯河水一路汇集着大大小小的溪流,到了这里就成为了浩浩荡荡的额尔齐斯河,中午我们就在布尔津县城吃饭,说起旅游团的团饭,十人一桌,八菜一汤,撑不死也饿不着,基本上都是穆斯林菜谱,以牛羊肉为主;我上次说过我们十二团总计四十一人一号桌的十人最整齐,他们是来自避暑山庄的承德人一个街、一个村,知根知底,吃得痛快,玩得开心。就数我们四号桌十一人来自四面八方,三三两两地最少的一个孤家、另一个寡人,还有一个就是独狼姓周五十七岁、锦州市环卫局洒水车司机,不过因为是比别的桌子多一人,特批加一个菜。十几天在一个盘子里夹菜,一个盆子里盛饭,脾气本性自然流露地差不多矣,用范伟的一句话做总结,“同样是人,做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捏?”今天不说别扭的,其中单表一对湖北武汉的老教授,举止高雅,不苟言笑,茶不言饭不语,不争不抢,吃好之后,把碗筷罗好、用餐巾纸把掉在桌上的饭菜收进垃圾桶,轻声说“你们慢慢吃。”点头离席。那天,吃过午饭、咱到不远处额尔其斯河边抽烟,在这里能看到我们乘坐的大巴车,能够随时上车。额尔齐斯河在我国发源,是唯一一条自南向北流淌的大河,从源头到布尔津不到两百公里,再有二十多公里就出镜流进俄罗斯,在俄罗斯还叫额尔其斯,穿越俄罗斯全境最终注入北冰洋入海。这几天、正在学习于德宁的游记,他有一个奇特的提议引西藏的雅鲁藏布江灌溉新疆荒漠可以安排人口两个亿,其实那又何必,就在布尔津修一条大坝,就可以就近解决新疆的缺水问题!哈哈。
       就在滚滚滔滔、即宽广又荡荡的额尔齐斯河边我又见到了那两位武汉的教授,85周岁的男士打开话匣子,让人肃然起敬;老二位都毕业于武汉大学,女士专攻教育,男士学的是理工,毕业在战火隆隆的抗美援朝战争,去苏联读博士,他指着码头附近的凯旋门,“这是六匹马拉着的战车,代表沙皇专用,凡是建立这种凯旋门的地方,都证明沙皇来过。”凯旋门周围的铜像,都是当年在这里打仗的功臣。老先生纠正了我一贯的误会,新疆的原住民不是维吾尔族,他们也是外来移民,也不是汉族和俄罗斯,更不是蒙古族,准确地说应该是哈萨克是这片土地最早的主人。我原先一听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就以为和西藏似的,原来如此!长学问了。当我问起老先生术业专攻,回答让我大吃一惊,“你前两天不是去过青海湖了吗?知道我们去的那个景点为什么叫151吗?”“好像是距离西宁一百五十一公里。”“那里原来是军事禁区,我在那工作了十年,在青海湖的一个小岛上为我国海军研制鱼雷和导弹。现在已经解密了,我们属于故地重游。”文绉绉、可敬的老先生,谁想得到他会与杀人武器挂上钩?后来谈兴大发,老先生如数家珍,你知道歼二零的总设计师XXX吗?他是我的学生,你知道运二零的总设计师吗?也是我的学生,他们很年轻,赶上了好年头,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英雄有用武之地呀!还有直九、直十那都是我带过的研究生。中午的太阳照耀的老人家红光满面,桃李满天下的得意、溢于言表!厉害呀厉害!
       手机响了,是导游催促上车出发,好在自喀纳斯返回的时候,还要在这里逗留,还要在这家宾馆用餐,那时候还要仔仔细细滴好好领略酷似俄罗斯小镇的风采。到贾登峪已经是四五点钟,先吃完饭后安排住处,被分配到由国家出资建造,有当地人承包的别墅区,然后上车去喀纳斯湖做亲密接触,二十分钟的车程,请放心,有足够时间游玩,喀纳斯的门票有效期两天,再说这里的纬度高,直到晚上十点,那一轮迟迟不愿下山的夕阳,还顽固地赖在西边;不由我想起在永丰时收麦子的时候也是天亮很早,太阳落山很晚,记得那时一日三餐两贴晌,一月粮票半月完。难、难、难。饿的眼发蓝。哈哈。我在上回书说到了导游安排我们去禾木村图瓦人家中做客,进屋之前,必须把鞋子脱掉,木屋里铺着毛线地毯,大家席地而坐,小桌上摆着奶酪,奶茶,马奶子酒,以及各种小食品,随便吃,随便喝,听小别克说“酸奶酒、找脚不找头,虽说度数不太高,喝高了,头脑很清醒,腿脚却不受支配了,不信,请阿姨、大叔们试试。”蒙古族好客,每位客人的酒杯必须满着,一个长得不算丑,也不算俊的姑娘手里把着一件羊皮大酒壶,时刻准备倒酒。当然了、咱老李的酒杯她频频光顾,其实我心里憋着个典故,舞蹈《鸿雁》上演过了,苏尔《湖上的风声》也听过了,接下来,小别克邀请客人下场,在他的带领下,学习蒙古舞,类似于韩国的《江南四带二》,然后在主客之间欢快的舞步中结束活动。不行,不给他‘纱绷子擦屁股——露一手。’他还真不把这老年团重视起来,还在大家扭扭捏捏不肯下场的时节,我大声说“别克,你不是说,你家的酒找脚不找头吗?让我试试,”我丹田一提气从盘腿的姿势顺势扭转,双腿离地,越过面前小桌,闪转腾挪运起凌波微步,打了一套醉拳,先是扑卧在地,然后咸鱼翻身,鲤鱼打挺,拨浪子,一字马接就地十八滚,后滚翻起身,虚步亮掌,并步靠拳。收势。连呼好酒呀好酒!当然取得了哗众取宠的良好效果,小别克,连连说“怨不得敢留胡子,了不得,不得了。好,你给我等着,······”您猜他干嘛去了?他把邻居家12木卡姆乐队给请过来,接连演奏了好几首蒙古歌曲,悠扬的马头琴,清脆的口铉,大木鼓,还有一些咱不认识的乐器,再加上长着陈仲华一样大肚肚大音箱的呼麦高手,过瘾,太过瘾了!最后吸引来别的团的游客把小木屋里三层外三层围得风雨不透!快半夜了,才回到下榻的贾登峪,洗澡没热水,微信没歪fai,想睡觉,盖两层被子还冷,是那种阴冷,岁数大的没办法找房东租电热毯,每晚五十元,我想买一条电热毯也用不了五十元吧?地导解释说,这里一年之中只有四到五个月有游客,其他时间冰天雪地,我们只能采取高收费,要不冬天拿什么去生活呀。领教啦,什么是“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今天就白话到这吧。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